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四百一十六章

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
    许尘取出铁弓组装完毕,把插着小铁筒的符箭搁到弦上,平静瞄向窗外不停向后移动的青峡崖树,呼吸渐趋平缓。

    箭本来就是极恐怖的武器,如今被兑山宗后山的人们再次强行加上这么一个玩意,可以想像一旦射出,肯定会造成极大的动静。此地不是兑山宗后山,许尘不可能真的射出去,不然万一把前代符师阵师苦苦编织加固的山崖射塌,别说皇帝陛下,就是夫子都断然不会饶他。

    片刻后,他放下手中的铁弓,说了几句话,侍女摇了摇头,接过他手中的铁箭,说道:“虽然没有什么大问题,但箭尾得调了……原来的符箭可以无视风阻,甚至可以把风当成助力,但现在符箭加重,最麻烦的是箭簇迎风面积太大,如果你还要保证准确度,射距肯定会大幅度缩短。”

    许尘把弓箭塞到她怀里,伸出取过一根水萝卜咔嘣嚼起了起来,舒服地半躺着,极不负责任地说道:“你看着办。”

    黑色马车终于驶出了青翠的峡谷,来到了朝阳最南方的平原上,官道两侧的风景骤然开阔,风却变得温柔了几分,因为多了水。

    许尘的注意依然在身后的莽莽群山里。在出峡的那一刻,他忽然想到峡谷里有无数前贤设下的阵法刻符,若将来有强敌自南方入侵,那么只需要像师傅颜瑟这样的大神符师出手把这些阵法刻符消解,便可以让峡谷堵塞,即便逾万铁骑来犯,想要高速袭入朝阳腹心,也无法做到。

    很快他便否决了自己的想法。

    峡谷里那么多阵法刻符,不可能被一个人毁掉,哪怕是师傅重生也不行,除非当年帝国开拓这道峡谷时,便已经在这些阵法里做过手脚。

    而且就算崖塌路封,群山挡住敌人的同时也挡住了朝阳对南方的援兵,而战争中只需要简易的道路,有胆量实力攻入朝阳的强敌,肯定拥有足够多的阵师符师,完全可以强行开出一条供骑兵驱驰的道路,那么到时候战场的主动权说不定反而会落在了这些敌人的手里。

    所以他的战争推演,还需要一位绝世强者守在青峡出口处。

    那位强者必须足够强,强到佛来杀佛,魔来杀魔,道士来一个杀一个,来一双杀一双,而且他还不能休息,更不能睡觉,没时间吃饭喝水,甚至说不定要连续和敌方的强者连续打上个三天三夜。

    想到此节,许尘不由大笑,心想世间哪有这样的牛逼人物,就算有,这样牛逼的人物又怎么可能傻逼到自己陷进必死的局面?

    出了青峡,便来到朝阳帝国真正的南方。原野上阡陌纵横,花树渐繁,溪河平流,安静向南而去,直至最终汇入著名的大泽。

    因为有北面群山和青峡的存在,所以哪怕南晋军力强大,水师更是天下闻名,朝阳却没有在南方平原上布置重兵。

    于是这片同样富庶的原野,比北方少了些壮阔,多了些明秀雅致的气息,道路两旁的民宅也是如此,大多是白墙黑檐,高低有致,若隐若现在青树水车之间,并不显得单调,反而别样静美。

    黑色马车继续向南,沿途风景越来越安静,溪河越来越多,清池石桥常见,农田相对变得少了些,幽静的庄园却多了不少。

    原来已经到了清河郡。

    清河郡有座大城,号称朝阳南原第一城,名为阳关,这座池城地势虽不险要,却在极关键的交通要道中,故而朝廷虽未在此驻有重兵,阳关城的一应城防却是由镇国大将军许世某部直接管辖。

    如今的阳关城守姓钟,城中第一大姓也是钟,基本上把持了这座城池的各行各业,而钟姓只不过是清河郡诸大姓里最不起眼的一个门阀。

    朝阳南方的这些高姓大阀,拥有良田万顷,财富无数,而真正能够令得这些门阀绵延长久的却是对教育的重视。

    这些门阀最为注重教化传承,逾千年的底蕴风华,不知出了多少名士。朝阳朝廷官员不说,多年前的历任皇后不说,甚至还曾经出过数任西晋大神官,如今还有不少清河子弟在西晋神军担任神官,或是被天谕院礼聘为教习。

    清河郡的各级官员基本上都是由门阀子弟担任,只是严明律法在上,皇室暗中打压数百年,如今的清河郡诸大姓相对比较低调,而且在本乡本土任职,总想要与都城争些颜面,所以整个清河郡可以说是政治清明,治理有方,很是繁华热闹,加上特有的文人气息,以及浅淡适意的、能够被唐人所接受的宗教气息,所以在唐人心中向来是排名前三的游览去处。

    阳关城里商铺众多,游人如织,有大小湖泊共一百三十二,故又称百湖之城,其中最著名的便是城南的瘦湖,湖虽不大,却地近府衙,更关键的是湖畔有南方最好的青楼与客栈,湖上有最华丽的花舫。

    前往烂柯寺的使团,在阳关城休整暂歇数日,便是住在瘦湖东面相对清静的一座大宅里,那座大宅属于清河郡七大姓里的宋家,月前听闻使团要来,宋家竟是毫不犹豫地让了出去,可谓是给足了使团面子。

    距离瘦湖约四个街区,有一个朝阳邮所,邮所外停着辆黑色马车。

    许尘隔着车窗,看着城景,看着街上那些相对行揖的书生,不由笑了笑,想起了兑山宗里那个曾经的同窗:阳关钟离。

    那个阳关钟姓大力培养的钟离,那个曾经无比敌视他的钟离,那个被他打了无数次脸的钟离,那个曾经被他冒名顶替过的钟离,那个曾经被他关押了好长时间的钟离,那个好长时间都没有想起的钟离。

    “俱往矣。”

    许尘回想着当年在兑山宗里的日子,不由生出恍若隔世之感,如今他与钟离早已是两个世界的人,自然有资格这般感慨。

    因为令他厌憎的钟离的缘故,他对把持阳关的钟族自然也没有什么好感,顺带着对这座阳关城也没有什么好感,虽然坐着马车一路看来,竟是挑不出这座城丝毫毛病,但他有些执拗地认为,此间与都城比较起来,总差了些东西,至于究竟差些什么,他才懒得去琢磨。

    便在这时,侍女走了马车。

    许尘问道:“银子寄了?”

    侍女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许尘说道:“确认用的是朝廷文书联寄?”

    侍女说道:“能省五两银子,当然不会忘。”

    许尘满意说道:“那便好。”

    自从离开永安之后,更准确地说,从老笔斋开张,然后开始挣到很多银子后,他二人每月都会按时给永安寄些银两。数目虽然不多,但总是个意思,而且按照许尘的话来说,那个破地方要银子也没什么用处,寄再多最终还是会落进赌坊和酒铺这两个地方,何必好死那两个家伙。

    雁鸣湖畔宅院购置装修再修,基本上花光了许尘所有的钱,甚至包括明年的赌坊分红也都花了出去,不过这次去烂柯寺应该要算是公差,所以他毫不客气地假传夫子的话,在前院那里连蒙带骗取了三千两白银,又从徐崇山那里威逼利诱弄了一千两,囊中饱满如昨。

    他与侍女依然习惯性地节约,不过既然是有钱人,自然开始在乎享受,颜瑟大师留下的马车虽好,但在阳关城里住马车不免有些惊世骇俗,所以他挑了瘦湖旁一家看上去最高级的客栈,然后要了最好的房间。

    把大黑马交给客栈伙计,他嘱咐那伙计千万不要喂这憨货豆包之类的干粮,那伙计震惊无语,心想果然是豪客,居然养的马娇贵的连豆包都不能吃。

    许尘倒不是怕大黑马吃坏肚子,而是怕它嫌伙食不好发脾气。要知道这憨货如今吃习惯了新鲜瓜果外加黄精山参之类大补的东西,哪里瞧得上什么豆包,至于草料更是看都不会看一眼。

    本来这憨货骨子里就是一吃货,这一年又被那头老黄牛给带进了沟里,开始像夫子一样讲究饮食,奉行以食为天的法则,如果真让这它因为伙食问题发疯,便是他都不一定能镇压得住。

    在房间里简单洗漱一番,许尘带着侍女去了客栈前庭,在二楼要了个雅间,凭栏看着瘦湖,毫不意外地叫了最贵的席面。

    南方的饮食果然别有风味,薰鸭酱肉这些油腻物也能做出清淡的感觉,碟旁搁朵青芽便有了雅意,而豆腐青菜之类的清淡物,却是以浓酱晕染,再配上几壶果酒,着实很是赏目悦口。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